您的位置: 福亚新闻网 > 教育 > 任你博开户首页-诗歌的叛逆者:李商隐

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图]

日期:2020-01-10 12:21:35     浏览:3031    

任你博开户首页-诗歌的叛逆者:李商隐

任你博开户首页,诗歌从诗经以降走过了漫长的生命,漫长的演变过程就像是长江大河的流淌走出了许多支流,但是大体形式依旧是向东而行,汇入中国古典文学的海洋,但是一条猛的一塌糊涂的支流,旁逸斜出,偏偏与大势相悖。而正是这条支流为神来、气来、情来的盛唐诗歌续接了脉搏,也正是这条支流流为宋代留下宋初三体之一的西昆体为宋诗的辉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条支流名为李商隐。

在文、武、宣三朝的晚唐前期诗坛上,李白、杜甫毫无疑问是最为耀眼的明星,作为时代的歌手两者一位从自我出发树立了古代封建文人的凛然风骨,以不受约束的纯真而又富有个性的文人风骨卓然高立。一位走到人民群众之中品尝社会动乱,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生活环境之后依然高歌"安得广厦阿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仁民爱物,忧国忧民的诗人形象在诗歌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诗至中唐盛极难继,诗圣衣钵一分二,元、白得其重写实尚通俗的特质:韩、孟承其倔强拗怒的风格。虽有开拓大体上算是盛唐余风的继续。在《献侍郎巨鹿公启》中针对这一现象说到:"我朝以来,此道尤盛,皆陷于偏巧,罕或兼才。枕石漱流,则尚于枯槁寂寞之句;攀鳞附翼、则先于骄奢艳佚之篇。推李、杜则怨刺居多,效沈、宋则绮靡为甚。" 谢思炜先生指出"怨刺居多、绮靡为甚"对应元、白的写实讽喻诗和闲适诗,而"枕石漱流、枯槁寂寞"则是韩孟诗派的创作风格,确切来说更为贴近孟郊的艺术风格。作为诗坛的后起之秀李商隐对于成名已久的白居易、元稹、韩愈、柳宗元等并没有倾心拜服,对他们的艺术成就进行了一系列的反思和批判,这为李商隐之后的巨大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纵使天才如李商隐,在诗歌的学习之路也不是一番风顺的,诸多的尝试与试探在李商隐的作品中留下了蛛丝马迹。李商隐十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无疑给李商隐的童年以一个沉重的打击,"四海无可归之地,九族无可倚之亲。"身为长子的李商隐过早品尝了生活的艰辛,以年弱的肩膀扛起了李家的大梁,通过抄书、舂米(打零工)等方式慢慢的为李家恢复着元气,李商隐诗歌中的凄艳的风格在他的童年生活的变动中就已逐渐孕育。天无绝人之路,少年才子终有崭露头角的一天,李义山受业于一位精通五经,不同流俗的堂叔。李商隐的才华让这个家庭看到了读书、应试、登科、为宦的康庄大道。青年的李商隐在功课之余与李贺相遇了,两个同样伤感的灵魂之间的共鸣,《效长吉》中"长长汉殿眉,窄窄楚宫衣。镜好鸾空舞,帘疏燕误飞。君王不可问,昨夜约黄归。"《效长吉》可以看作李商隐对于李贺诗歌的初步学习,从诗歌内容上来说与李商隐后期的凄艳浑融有很大别,应为李商隐的试笔之作。但是李商隐毕竟是一位叛逆者,李商隐从李贺入手直追六朝宫体诗,摒弃了李贺的锐利、脆硬、狞恶的物象,吸取了六朝唯美的成分在李商隐的诗歌中表现出来就是用词华美,大量的珠、玉、鸳鸯、蝴蝶等意的使用,不乏富贵之气又偏向于女性的审美。但是与六朝宫体诗不同的是李商隐对于女性更为尊重,借鉴而不模仿便是李商隐的高绝之处。而从李商隐的生活经历来说李商隐的一生中有许多爱情故事虽不是从一而终却又不流于轻薄和玩弄也是这种风格的关键。随着李商隐步入官场,官场经历是他形成雾里看花、水中捞月的朦胧诗境的关键所在。接识令狐楚、令狐綯父子之后李商隐初步进入官场,之后在令狐綯的帮助下得中进士,又被泾原节度使王茂元招入幕中,并且许以小女儿。在党争激烈的当时令狐父子为牛党要员,而王茂元则是李党武人,李商隐这种朝秦暮楚的行为在当时看来是为"背恩",为令狐綯所忌,统治者的不满为之后李商隐一直沉郁下僚埋下了种子,发出了"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的呐喊,于此不无关系。之后李商隐的人生更为坎坷四处辗转妻子病故,子女留寓长安导致李商隐的那份感伤内向的性格进一步加重,李商隐唯美的审美倾向赋予了李商隐细腻的审美触觉,"留得枯荷听雨声"为曹雪芹所激赏。这些种种的因素聚合到一起形成了李商隐独特的艺术风格。而李商隐也因为其独特的风格成为了诗歌史上一作不朽的丰碑。

王安石说:"唐人知学老杜而得其藩篱者,唯义山一人而已。"李商隐优秀诗歌所达到的浑融境界,在艺术上可以和杜甫诗歌的浑成境界遥相呼应。李商隐的浑融,是他和杜甫相通的"秾丽之中时带沉郁"李商隐通过调用自己专用的意向群使诗歌结构完整一体,又以李贺凄厉的感情为主调辅助以老杜的潜气内转。但是李商隐和李贺的区别是李商隐一点都不颓唐,秾丽之中的沉郁,这一口沉郁之气与欧阳修《玉楼春》的"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的豪放中有沉着之志异曲同工之处。"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就一般诗人来说何当共剪西窗烛之后,很可能会是《上邪》之中的深情奇想,大胆泼辣,而义山却笔锋一钩回到了今夜的无限情愁,留白无数引人入胜。而这一特色在,《锦瑟》之中更为淋漓尽致,大量典故的运用:庄生梦蝶,杜鹃啼血、沧海珠泪、良田生烟等典故像是狭窄空间内布置了多面镜子,将诗人原本就不易明白的情思或折射或反射更加的扑朔迷离,其诗意虽然难解但是却广为流传。理解是传播最大的敌人,而以难解出名的义山无题诗却广为流传,大概每一位读者在解诗的时候带上了自己情绪,在诸多意向的折射之中李商隐的影子被逐渐淡化,成为了读者自身的情绪宣泄这大概也是李商隐诗歌富于生命力的关键吧?

李商隐作为诗歌的叛逆者,不仅在当时的时代有着显著的影响对于后世我们的文学解读也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从中西方文论的角度来说,我国传统的风骨、意境、意象来说不能够突出李商隐的独特性。而套用西方文论的方法虽然打破了一定的思维局限,但如同东方的水墨画和西方的素描来说两者就不是同一理论下的产物,不能用统一的方法去评判,因此又显得生拉硬套。但是从点评校注的角度来说我们当代语体文的语言环境又成为了一大阻碍,如何解读李商隐?如何分析无题诗?我们还需要一套新的理论方法来"解码"李商隐。


上一篇: 上海、天津等地电子客票试点:如何报销 怎么进站?
下一篇: 美国白人女子因小12岁黑人男友太开放提分手,脸遭暴击缝122针